第03版:万姐聊天吧

老公意外离世,我被“赶鸭子上架”管理公司

  

  黄女士:自古人生最忌满,经过这段时间一连串的不幸遭遇,我算是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。

  我今年38岁,嘉兴人,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,吃穿不愁,学习无忧,事事顺心。从一所全国重点大学本科毕业后,我被保研到上海的一所名牌大学,攻读硕士期间,我遇到了同门师兄小洪。他比我大一岁,苏州人,我们一起泡图书馆,一起帮导师做课题,还一起利用课余时间做助学方面的志愿者。

  充实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小洪早我一年踏入社会,聪明又努力的他放弃了留校的机会,而是选择白手起家创业。他利用所学的专业知识,创建了一家大数据分析公司,首创阶段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,有太多的关系要打通,他“白+黑”地工作,休息的时间很少。

  硕士研究生最后一年实践期时,我直接到小洪的公司帮忙了。有一次,他接到一个大项目,连轴转的工作强度直接把他累得咳血了。“爱拼才会赢”是他的座右铭,他一步步将公司从小变大,从弱变强,赚到第一个一百万元时,他向我求婚了。

  当年我们还在校园无忧无虑地恋爱时,两个人在一个夏天的夜晚,躺在学校草坪上数星星,他向我许下承诺——当他凭着自己的努力赚到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元时,就娶我过门。才离开校园两三年时间,他就兑现了这个浪漫而郑重的承诺。

  尽管我也是这个专业出身的,但成为洪太太之后,我就不再插手公司的事务了。我们觉得,夫妻两个难免会有意见不同的时候,在同一家公司工作,容易造成矛盾,也会让底下的员工感觉公司像夫妻店。我去找了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上班,赚得不多,但压力也不大,专心当“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”。

  老公就像一个陀螺,不断地旋转,从来没有停下来的时候。我每次都是趁儿子学校搞活动的契机,要求他放下手头的工作,陪我们一起参加活动,真正的目的是希望他能短暂地歇一歇。

  3个月前,老公在去外地参加一场重要会议返禾途中,突发脑溢血,经救治无效离开了我们。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来说,这是一个晴天霹雳,对小洪的公司来说,也是一场不小的变故和考验。

  办好一切后事,公公和婆婆找我深谈了一次,他们希望,甚至是哀求我,能尽快接手公司的各项事务,挑起事业和家庭的大梁。我的脑子里面很乱,心也很难静下来,但在悲痛的老两口的苦苦请求之下,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拒绝。

  还没完全收拾好内心的丧夫之痛,我就被“赶鸭子上架”成了公司的一把手,我听到了来自下属的质疑声,也听到了自己内心不坚定的声音。现在,我几乎每一夜都失眠,因为每一天需要应对的事情太多太多了,而且很多问题对我来说都“超纲”了。

  我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,小洪不要那么狠心地丢下我。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的路会很难走,我该在这个时候说放弃吗?

  万姐有话说:丧夫之痛如晴天霹雳,对于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来说,能用最短的时间从阴影中走出,就已经十分不易了,而你,还要努力挑起老公未竟的事业这副重担,压力之大可想而知。人生的路上总有意外,这是我们无法选择和逃避的,我们能做的,就是勇敢地往前走。对你来说,有专业知识储备,也在公司里干过,管理公司应该有一些底气和自信。接手老公的公司是当务之急,你责无旁贷,对老公的在天之灵也是一种告慰。如果你觉得自己实在无法胜任,那么边干边物色适合的职业经理人也是一种选择。这个故事也提醒那些“事业狂”,“白加黑”的工作状态并不可取,没有了健康,事业也很难长久地坚持下去。大多数人努力打拼,为的是给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,可家人的生活中少了你,再多的财富又有何意义?

  

  N晚报记者 韩瑜超 整理

2022-01-23 5 5 南湖晚报 content_91304.html 1 3 老公意外离世,我被“赶鸭子上架”管理公司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