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版:杂的文

诗生活

城南旧事

  N柳文龙

  我看到隐没雾霭的柳絮,其身飞离枝叶,即将成为一个个飞行器,穿越败柳,脱离垂暮的时刻。

  市河在慢慢收紧水汽,偷开的木窗像睁开了慧眼,让马头墙凸出水面,显现于市,显现小镇的真相,成为某个历史事件的转折点。

  我并不感到惊奇,灰白色彩,幻影一般晃动的线条渐渐清晰,一条虚无主义麻石路,早在日出时分穿过南墙,一直进入河埠头。

  一次次的离岸扳艄,从船艄到船头未见浪花。石埠充当渔人的天地祭台。

  水边蹲下浣女,晃动手中青葱岁月,叮当的银镯声,并非为水所困,也为我的迟疑失去光泽。

  

  哦,不该将艄公想象成一个目光短浅的抲鱼佬。

  水势正在陡涨,女孩正在思春,抱籽的鱼虾一天天变得安逸,我的双脚常被湍流打湿。

  

  那些苦苦支撑、攀附船舱的苦草,缠绕艄公无法把握的舵。船到桥头不会直,也不轻易为一个女人变道。

  却必然架起心中一副跳板,催促我上岸。

  更多的人,像柳絮一般飞播、沉湎,恩泽于水。

  

2024-02-09 诗生活 5 5 南湖晚报 content_193778.html 1 3 城南旧事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