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版:天籁阁

【故事抄】 云中锦

  段文昌

  

  N

  

  陆春祥

  

  广西师范大学新近出版的《云中锦》是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、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陆春祥的文化散文。书中通过九篇传记讲述九段轶闻,还原历史上著名笔记作品的幕后故事。段成式、沈括、叶梦得、洪迈、周密、陶宗仪、刘伯温、李渔、袁枚,《酉阳杂俎》《梦溪笔谈》《避暑录话》《夷坚志》《武林旧事》《南村辍耕录》《郁离子》《闲情偶寄》《子不语》,九位文化名人的传奇故事在书中尽显。“当作家与作品彼此观照,当跌宕起伏的个人命运撞上波澜壮阔的时代风云……”作者由此揭开传世名作背后的故事,以及关于作家与作品彼此交织的命运。

  

  平淮碑

  元丰三年(1080)正月十八午后,粗大的雪花漫天飞舞,蔡州(今河南汝南)城的北门,来了两人两骑,年长者显得有些疲态,年轻者看着陌生的地方,却有些新鲜,两人入得城来,匆匆找了家旅店住下。

  汴京到蔡州,其实路不远,但这一走就是十八天,他俩正月初一就动身出发了,他们的目的地是长江边上离汉阳不远的一个小城——黄州。似乎你也猜出来了,这年长者是苏轼,前几个月的“乌台诗案”差点让他去了黄泉,被贬黄州做团练副使,至少性命无虞,这不,他带着长子苏迈,一起去黄州。

  总归是文人,无论心情如何,走到哪,都忘不了他的诗文。唐朝的蔡州,历史上发生过著名的事件,有块著名的石碑,他一直惦记着,必须去看一看,于是,就有了苏轼的这首诗:“淮西功业冠吾唐,吏部文章日月光。千古残碑人脍炙,不知世有段文昌。”

  现在,我从宋朝穿越到唐朝,和苏轼一起回到“淮西功业”的场景中去。

  唐朝后期,藩镇割据,淮西节度使吴元济不听朝廷命令已经数十年了,元和十二年(817)十月,裴度统一指挥,李愬雪夜入蔡州,生擒吴元济,这震惊了全国,各方节度使随后纷纷向朝廷表示忠心。如此重大胜利成果,一定要刻碑纪念,唐宪宗命同时参加此次战役的行军司马韩愈撰写碑文,韩大师苦思冥想七十天,终于写出了雄文,气势磅礴,文采斐然,宪宗十分满意,立即命人抄写数份,分发各立功将帅,并诏令蔡州刻石纪念。这就是苏诗中的“吏部文章”。

  不想,事情转眼就发生了变化。蔡州的碑立完后,李愬的部将石孝忠,公开将碑砸碎,这什么情况?这是死罪呀,然而,皇帝却不追究,反而又让人重写碑文。原来事出有因,那李愬的夫人,是宪宗姑妈的女儿,表兄妹呀,打蔡州,李愬是头功,而韩文却写裴度指挥得好,李妹妹大为不服,天天告状碑词不实,宪宗头都大了,那就将韩文磨去,再写一块。谁来写呢?翰林学士段文昌。

  就这样,平淮西碑的韩文碑变成了段文碑。一碑写两次,也算中国碑文化中的稀奇事了。不过,韩愈的碑文可以磨去,纸上的碑文却永久流传,苏轼说它依然散发着“日月光”。我相信,苏轼父子在读碑时,一定有过讨论,也一定感慨万千,但从诗意看,他们都是拥韩者。

  北宋政和元年(1111),汝州来了陈太守,想必他也是拥韩派,这种事估计不用报告中央,又不是本朝的事,他命人磨去段碑,重新刻上韩愈的碑文,不过,已经不是韩愈的原文了。

  河南省汝南县政府办的王新立先生,帮我传来了汝南县文管所保存的平淮碑照片,七张图片,均是韩愈的碑文,却没有一张段碑图,但无论怎么说,段文昌的平淮西碑也是被载入史册的,只是这样的方式有些尴尬罢了,不过,这实在由不得他。

  

  段文昌的“饭后钟”

  段文昌少年贫寒,有时连饭也吃不上,经常到寺庙里混吃斋饭,但他的祖上段志玄,却是初唐名将,为唐王朝立下大功,被封为褒国公,陪葬昭陵,入图凌烟阁,荣耀无限。

  五代孙光宪的笔记《北梦琐言》卷三,有《段相踏金莲》,将段文昌这种先苦后甜的生活写得极为生动:

  段文昌家住江陵,小时候,段家里很穷,常常担心没有吃的。他家边上有个庙,叫曾口寺,每每听到寺庙吃饭的钟敲响了,就跑去蹭吃。时间长了,庙里的和尚都很讨厌他,就改成饭后敲钟。“当当当”,寺庙的吃饭钟又敲响了,段文昌连忙向寺庙方向跑去,到了一看,早已收餐。后来,段文昌发达了,做了荆南节度使,他有诗《题曾口寺》,其中有一句为:曾遇阇黎饭后钟。这个“饭后钟”就这么传开了。

  段文昌发达后,生活比较奢侈,他专门用金子打了个莲花盆子,洗脸洗脚。有好朋友就专门写信婉转批评他这种行为,段笑笑说:人生能有多少年好活啊,我一定要满足平生所留下的遗憾。

  段文昌因为穷,吃尽了苦头。“饭后钟”,其实,这里面还带着一种耻辱,寺庙是施舍的地方,除了那些真正的懒汉,谁想要施舍呢?发达后,他仅用诗句说说风凉话而已。我猜测,他在任这个地方的大员时,首先会想到自己穷困的经历,写诗也算是一种诫勉,要好好工作,好好努力,再也不要过那种没饭吃的苦日子了。同时,通过故事的流传,他相信,那些寺庙也会引以为戒,今后要更加善待信众,不要将人看扁。自然,段显然不是糊涂人。用金子打造一个盆子,估计也在他的财力范围内,并不过分。

  唐代无名氏的《玉泉子》、唐代李亢的《独异志》里,都有这样一则笔记,生动记载了段文昌的傲气。

  段年轻时曾在荆楚漂泊,某日,他在江陵某酒肆吃酒,窗外大雨,饮至半醉,起身走路,道路十分泥泞,段见街边有豪华大宅,宅边有水渠,就脱下脏鞋在渠中洗脚。周围聚了一些人,看他洗脚,段毫不理会,趁着酒气,自言自语:等我当了江陵节度使那一天,一定要把这所宅子买下来!大家听了,只是互相笑笑,他们在笑这个穷书生的大话。不想,后来段文昌果然做了荆南节度使,自然,买下房子那是小事了。

  有才能加上有志气,终会冒出地平线。段文昌先是娶了宰相武元衡的女儿为妻,这就为他的仕途打下了扎实的基础,后来又被皇帝欣赏,升迁之路极为顺利:两次镇蜀做剑南西川节度使,荆南节度使、淮南节度使、御史大夫、刑部和兵部尚书这些显赫职位,他都做过,还三朝为相(宪宗、穆宗、文宗),让他一生荣光。

  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还载,段文昌著有文集三十卷,诏诰二十卷,《食经》五十卷,并传于世。《全唐诗》收有他的五首诗。如此说来,称段文昌为著名诗人也不过分,蜀地著名才女薛涛的墓志铭,就是段文昌撰写的。

  成都双流区正兴镇,内府河左岸田家寺,有段公读书台遗址,四川崇州也有一处段公读书台,现在叫龙华山读书台,我在那读到了南宋成都通判何耕的一首诗:“段公曾此读群书,读破应须万卷余。家礼一传为杂俎,稗官收拾附虞初。”前两句写的是段文昌,博学苦读,破万卷书。后两句写的是段成式,老子优秀,这个儿子也优秀,段成式写出了惊世的名笔记《酉阳杂俎》,稗官、虞初,均是小说的代名词。

  段成式,这就正式亮相。

2022-06-23 5 5 南湖晚报 content_113857.html 1 3 【故事抄】 云中锦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