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版:老年周刊

央视和好多媒体都来报道,还有人慕名而来拜师学艺——

乌镇小巷里的布鞋店名气大 75岁店主带着养母还在坚守

  

  N晚报记者 陈培玉 摄 影 万云风

  

  “乌镇,来过便不曾离开。”这是一句广告语,也是众多游客的心声。乌镇的美,在枕水人家的水乡特色里,在1300多年历史的沉淀里,更在于百姓的日常生活里。丰子恺的画、木心的诗、茅盾的文……行走在乌镇,品味的不只是江南小镇的美景如画,更可以透过一块砖、一条路、一爿店、一个人,去寻味文化,感受不一样的人文气息。

  或许在你经过的某一扇窗,走过的某一段石板路,都是一个匠人的家,有着一段动人的故事。前几天的一个上午,我们走进乌镇东栅观后街15号,那是一间藏在里弄深处的小房子,房门上挂着“手工布鞋”的招牌。而这个小店和主人,却已名声在外,还上了央视,很多人慕名而来拜师学艺。

  店主是75岁的施祥娜。从15岁开始,他的人生与布鞋“捆绑”,以此糊口。60年来,他执着坚守着最古老的手作工艺,不改良、不创新,“鞋子不好看,但是穿着舒服,有人喜欢,我就做。”那些质朴、舒适的布鞋挂在小店里,等待着有缘人来把它们带走。

  2000年乌镇东栅被开发,施祥娜迎来了事业巅峰,他的布鞋有了更多顾客。“满足呀,我满足得不得了,靠着政策和这门手艺,我在乌镇买了两套房,等干不动了就安度晚年啦。”这位历经岁月沧桑的老人,与乌镇共成长,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,他保持着慢节奏,“缝制”着岁月过往与回忆。

  

  15岁与布鞋“结缘”

  

  施祥娜的老家在乌镇,因为当年父亲在湖州教书,他的童年和青少年就在湖州度过。9岁那年,他得了骨结核,家里穷没钱带他去大城市看病,致使他的一条腿从此落下了残疾。到了15岁,眼看着同龄人都开始挣钱了,施祥娜坐不住了,得知在乌镇有个南浔师傅做布鞋很拿手,征得家人同意后就开始拜师学艺。“当时我就想着自己腿脚不便,做布鞋么基本是坐着的,应该能行。”

  少年时的施祥娜一心想着学一门手艺养活自己,可没想到的是这门手艺他一干就是一辈子。那时候拜师学艺不仅要学手艺,还要帮师傅家打杂。15岁的施祥娜学会了浇底、缝制帮口、滚鞋口、楦型等工艺,同时还要帮师傅家烧水、做饭、干杂活。小小年纪,他的手上满是老茧,“只要能学到手艺,再苦我都不怕。”师傅虽对他严苛,手艺确实是一等一的好,不怕吃苦的施祥娜从师傅那里学得了制作布鞋的全部工艺。

  3年后,施祥娜在当时湖州吴兴的一个小乡镇摆了个布鞋摊,主要接的是来料加工的生意。“老百姓把家里的棉花、布料拿来,我给他们加工,做成布鞋。”施祥娜还记得,加工一双布鞋的费用在4毛钱左右,“很不错了,跟我同年纪的人,大部分都挣不到这个钱。”这位朴实的老人从小就坚信,把一门手艺学精通了,走到哪里都不愁没饭吃。

  “小师傅年纪不大,手艺好。”来找施祥娜做布鞋的人越来越多,19岁时,他收了一个小他3岁的徒弟,他的小摊位生意越来越好。上世纪70年代初,他一个月就能挣到百来块钱,“挣钱哪有不辛苦的,我能养活自己还能存下不少钱,满足得很。”

  施祥娜27岁那年,一家人搬回乌镇老家,他也来到了制鞋厂做起了师傅,不仅做布鞋,也做皮鞋。“那时候厂长的工资是46元一个月,我拿42元。”干了几年后,施祥娜从厂里出来,盘下了乌镇东栅观后街15号的店面,一直干到今天。

  “公家的房子,租金很便宜,我做一双鞋就出来了。”回忆往昔,施祥娜很感谢政府,当时给了他好政策,才让他有了今天。

  

  鞋匠迎来事业巅峰

  

  虽然店面很小,不足10平方米,但施祥娜非常满足,“不用风吹日晒,很好了。”

  每天早上6点,他就早早起来开店,拿出了刷子、钩针、锥子、榔头、楦头等工具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做好的鞋子就穿上线,挂在店铺中间的两根竹竿上,蓝印花布鞋、贝壳棉鞋、圆头鞋、搭扣鞋……总共七八个品种。“品种不多,但定做要按脚型来,也不简单。”同样是36码的布鞋,有的人脚背厚,有的人脚狭长,做的时候就要“因脚而异”,让每个人都能穿上舒适的鞋子是施祥娜最大的心愿。

  圆头的男鞋和贝壳鞋的工艺最难,施祥娜说现在周边几乎已经没有人会做这样的鞋子了,“就算会做也只是做给家人穿穿,整个乌镇就我一个人还能做了卖。”

  在时尚者的眼中,施祥娜店里的每一双布鞋,外形都不好看,颜色也比较单调。“但上脚舒服得来,再怎么穿都不气闷。”施祥娜说,那些看起来有些笨拙的鞋子是不少人的“心头好”,不远千里从外地赶来买鞋的客人比比皆是。崇福镇上的一位老板,常年在他这里买鞋,就图个舒服;一位脚受过伤的本地顾客,因左脚变形买不到合适的鞋子,穿过施祥娜定制的布鞋后再也没换过别的鞋子;孩子周岁、外地朋友生日,送一双江南风味的布鞋也别具特色。小店的生意说不上火爆,但让施祥娜很有成就感。

  让施祥娜没想到的是,50多岁后迎来了事业的巅峰。2000年,乌镇东栅景区开发后,游客一拨接着一拨涌入这个小镇。施祥娜的小店也被中央电视台、浙江电视台等多家主流媒体报道成了“网红”。

  生意好的时候,一天的零售额能达到两三千元。自己来不及做,家里的侄儿、侄媳妇下班后都来帮忙,最忙的时候店里还请了4个帮工。“最好的时候一年能挣30多万元呢,够了,够了。”除了零售外,还有不少景区零售店的老板也从他这里拿货,因为质量好,一转手价格就翻倍,还供不应求。“实在来不及就少做点,钱是挣不完的。”乐呵呵的施祥娜说,做布鞋不全是为了赚钱。“不管买不买鞋,我看到他们从天南海北到乌镇来旅游,就打心底里高兴。”他藏在深巷的小鞋店也被更多人知晓,慕名而来的顾客有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江苏的,也有从周边的海宁、海盐等地赶去的。

  “有好时代才有我的今天。”60年来,施祥娜这一双粗糙的手做了不知道多少双鞋子,也给了他美好的生活。靠着这家小小的鞋铺,他已经在乌镇买了两套房,“平时我也花不了几个钱,存下来就买套房,帮衬帮衬侄儿他们。”

  

  善良孝顺一生未婚

  

  施祥娜的人生充满了曲折与不幸,但他一直笑着面对。

  他出生不久母亲去世,父亲无力抚养他,便将他过继给他现在的养母。养母的家里也不富裕,施祥娜过去后,她又生下了一儿一女,生活便更艰难了。9岁那年,他得了骨结核,落下了腿部残疾,也因此终生未结婚生子。

  在施祥娜看来,自己的命运虽然不是一帆风顺,但也谈不上痛苦或不幸。有吃有喝、有家人关心、有工作可以养活自己,“还有啥遗憾啊?好好过日子就是了。”豁达的心态,让他每天都开开心心的。工作中,只要有人想跟他学手艺,他都会无条件答应。多年前他曾收过几个徒弟,也分别在各自的镇上开过鞋店,有的因为年纪大了,有的因为手工制作太辛苦了,现在都已经不再干这一行了。

  手工布鞋虽然穿着舒服,但因为干这一行太辛苦,施祥娜的手艺至今没人传承。他的几个侄儿虽然都会做,但也不精通,“太苦了,年轻人都不愿意。”前几年,有几个北京人慕名而来学手艺,他们在乌镇租了房子,前后学了两个月左右就回北京了。“他们学了点皮毛,回去都开工厂了,机器制鞋确实比较省心。”

  虽然年纪大了,心脏也不大好,可他还是舍不得放下这门手艺,“60年了,习惯了每天做鞋子,要是空下来也不知道干点啥。”就这样,施祥娜至今依然每天来到店里,以一颗赤诚匠心精心制作每一双布鞋,“大家穿得舒服,我就开心了。”

  施祥娜和记者聊天或做布鞋的时候,96岁的养母手拿蒲扇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儿子。施祥娜说,弟弟生病去世了,妹妹也没工夫照顾母亲,他理应挑起赡养的担子。记者告别的时候,施祥娜拄着拐杖站起来,一瘸一拐地走到水池边,开始淘米做饭,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要烧饭做菜给我妈吃了。”虽然年纪已大身有残疾,但施祥娜依然是家庭的顶梁柱。

  光阴似水,岁月无言,施祥娜所做的每一双鞋都在讲述一个平凡人的故事,波澜不惊却以执着初心温暖着我们的心。相信生活不会辜负每一份努力,即便如古镇的“布鞋老人”一般普通,也终究因为他的坚守,被更多人看见和致敬。

  

2022-08-06 央视和好多媒体都来报道,还有人慕名而来拜师学艺—— 5 5 南湖晚报 content_120686.html 1 3 乌镇小巷里的布鞋店名气大 75岁店主带着养母还在坚守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