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版:嘉禾绿荫行动·浙江新闻奖社会活动奖

朝着明媚的未来,何惧眼前的风雨

是妈妈的“同事”,更想当家里的顶梁柱

  松阳8号学子:林佳莉  高考分数:595分  录取学校: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专业

  

  N文/摄 晚报记者 吴晓宇

  

  高考一结束,林佳莉就成了妈妈的“同事”。妈妈是松阳县望松街道卫生院的清洁工,她在卫生院帮忙录入体检档案,每录一份报酬3元,半天时间能录50多份。

  “这个工作不累人,就是没有那么多的档案让我录。”除了量不多外,跟她一起干档案录入活的还有一个同学,两人还要比手脚快,“好希望每天都有录不完的档案啊。”

  

  妈妈扛起四口之家

  林佳莉爷爷奶奶的家在望松街道,自建的平房,低矮逼仄,林佳莉一家四口借住两个房间。

  小院门一开,一个中年男人笑嘻嘻地迎了上来,走路不是很爽利,半边身子是拖动着往前的,说话也很含糊,仔细听了很久,才知道他一直在重复一句话:“欢迎。”

  他就是林佳莉的爸爸林木亮。10年前,他在丽水打工时,在一个下大雨、刮大风的日子里,走路被一辆二轮电动车撞倒,导致颅骨粉碎性骨折。当时10多万元的手术费,因肇事方无力赔偿,基本上全都由林家自己负担。为此,他们还向亲朋好友借了四五万元,至今还没还清这笔外债。

  正跟林爸爸打着招呼,林妈妈从院外小跑着进来。个子小小、黑黑瘦瘦,生活的压力让这个40多岁的女人过早有了老态,但她精神不错,说话中气十足,说起丈夫的病,直言全靠药物控制着情绪,“车祸后就患上了癫痫。现在吃药还好一点,但时不时要发脾气乱打人。”虽然如此,但丈夫能从那场车祸中生还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,“他现在什么活也干不了,就在家好好休养,能帮着做点家务,我觉得已经很好了。”

  自从林爸爸出事后,林妈妈撑起了这个家。她去望松街道卫生院当清洁工,一个月收入1000多元。“收入不高,但工作时间不长,我可以管家里的小孩,也能去采摘茶叶,再赚点钱。”林爸爸出事时,林佳莉的妹妹刚出生不久,家里两个孩子需要教养,为母则刚的林妈妈,每年的3月份就开始起早去采茶,“早上也不敢起得太早,去茶田的路上没人,一个人走路有点慌。”

  春茶价格高,采茶的工钱也相对高。现在是夏茶,采摘一天,收入也就二三十元,林林总总算起来,林妈妈一个月的收入在2000元左右。

  “全家就靠妈妈一个人干活挣钱,太辛苦了。”知道家里的困难,也知妈妈的不易,林佳莉从来不乱花一分钱,每星期的伙食费控制在100元上下,比已经较节省的同学还要再省一半的钱,一年四季只穿校服,几乎没有购置过新衣,“不知道大学有没有校服?”言下之意,如果大学有校服,她也不准备添置新衣了。

  

  暑期打工赚人生第一笔钱

  到林佳莉家时,她还在望松街道卫生院“上班”。“录入一份体检档案有3元钱,我可不能浪费时间。”因为录入档案的活不是每天都有,所以每当卫生院来通知有活,她就特别珍惜,“有活的时候,我恨不得双手双脚都能用上,争取多录入几份档案。”和一个同学一起做这份工,林佳莉一天最多也就赚150多元,而且要等上三四天才有干活的机会,“这也是我人生中赚到的第一笔钱,希望能攒够我的学费。”

  其实,林佳莉是一个懂事体贴的女孩,为帮妈妈分担压力,她每次去卫生院干活,总会做得又快又好,希望给院里留下好印象,下次有活能再想着她;患病的爸爸虽然不太会说话,但她每次回家总是会跟他聊会儿天,讲讲学校里的事情,说说自己的心事,即使爸爸无法理解她的话,也不能提供帮助,但每一次父女俩总是说得热火朝天,笑声充满农家小院。

  “爸爸是个好爸爸,他一直很疼爱我们。后来他受伤了,有点迷糊,但他依然会给住校的我留好吃的东西。”她心疼爸爸。

  上好的大学,改变家里的现状,这是她最大的心愿,却也成了最大的压力包袱,“几次模拟考试,我的成绩都没上580分,特别着急。”大概是着急上了火,牙齿疼得厉害,高考几天靠挂盐水才撑了过来,“这次高考,我发挥得比较好,分数比模拟考时高了10多分。”

  大学录取通知书来了,林佳莉的学费成了一家人最大的负担。“妈妈一直在发愁,我想这个暑假多打打工,到了学校勤工俭学,平时一定不能乱花钱,我想有再多的困难,我们也总能走过去的。”她说,朝着明媚的未来,何惧眼前的风雨。

  

2022-08-06 朝着明媚的未来,何惧眼前的风雨 5 5 南湖晚报 content_120753.html 1 3 是妈妈的“同事”,更想当家里的顶梁柱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