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版:杂的文

丰子恺画笔下的杨柳

  浮世绘

  N陈剑宏

  闲来读书,不经意间,我从书房朝外瞥了一眼,见对岸三棵柳树正透着新绿。远远望去轻舞飞扬,仿佛蕴含着人间情味的一家三口,我不禁想起了丰子恺先生画笔下的杨柳。

  丰先生一生酷爱柳树,现存的四千多幅作品中,有两百余幅画中有柳。他被俞平伯先生称为“丰柳燕”,不是空穴来风的。他不仅画柳树,还写诗赞美柳树。缘缘堂挂的时钟经过他的亲手布置,增添了燕穿柳荫的无穷趣味。

  “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”在江南小镇的河边,信步可见遍植的垂柳,风轻起一树婆娑,叶拂水含烟笼翠。柳树常见有垂柳、旱柳、红叶柳等,石门一带河边普遍种植垂柳,一为固堤,二来成荫。历代文人墨客酷爱杨柳比比皆是,春秋柳下惠坐怀不乱,更姓扬名,清朝左宗棠遍植柳树于河西走廊,时人称颂“左公柳”。丰子恺先生可谓妥妥的“柳粉”,一生痴迷杨柳,他的画柳史贯穿了一生漫画创作的四个时期。他把满腔的柔情和对人性的思考倾注笔端,化作绵绵的柳丝,寄托着“苟富贵,勿相忘”的报恩之情,诉说着“坚忍不拔”的精气神。

  我记忆最深的是那四幅同题画作《翠拂行人首》,集中代表了丰先生高雅的艺术趣味和深厚的人文情怀。早期的第一幅画作,姐妹俩在柳树下亲密地聊天,春风无限好,笔直的柳丝一直挂到眼前,像是一幅珠帘,柳叶张张饱满有力,体现着画家的浪漫主义情怀;第二幅画作,抗战期间一家四口负笈携幼,手拉肩扛,吃力前行,柳树枝条软弱无力,孤零零的几片小叶毫无生气可言,像是在无力安慰同胞;第三幅画作,画中五人徜徉于湖边美景,流连忘返,柳树枝条充满张力,长裙妇女牵着红衣小孩的小手缓步前行,画面用色鲜艳,绿意盎然,显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;第四幅画作,一家三口,红绿蓝三色衣裳与无边春景浑然天成,双燕低喃,翠柳含笑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一派祥和。同是画中柳,却道不同音。体现了丰先生高深莫测的匠心,超凡入圣的笔法,流露出大画家对不同时代、不同群体和不同心情的真切把握,细致入微,妙笔生花。

  还有几张印象深刻的经典画作,留在我的脑海中经久不忘。

  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1948年11月24日,丰先生与通信十七年之久的广洽法师在南普陀寺会面,共同参谒弘一法师住过的阿兰若处。观看师尊当年手植的杨柳树,丰子恺抚摸一丈多高的树干,睹物思人,默立良久。此情此景,成为画作《今日我来师已去,摩挲杨柳立多时》,托物言志,不忘根本,寓景于情,赠送上人留念。他觉得师恩难报,化作完成《护生画集》约定的不竭动力。

  丰先生在《高阳台·渌江舟中作》中写道:“渌江风物春来早,有垂杨时拂行舟。惹离愁,碧水青山,错认杭州。”《堤边杨柳已堪攀,塞外征人殊未还》《月上柳梢头》《柳暗花明春事深》三幅画作都借柳枝坚毅的风骨表达了对亲人的思念,对爱情的坚守。柳干苍老上仰而柳条柔嫩低垂,画面布局精巧,留有空白,引人无限遐思,呈现“意到笔不到”的奇佳效果。丰先生非常讲究呼应、阴阳等构图,向来“以小见大”,就用一小段树干或一小部分枝条,来表现“参天大树”的整体力量,使得漫画图文俱佳,三幅画蕴含“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君直到夜郎西”的相思之情,画面与晏几道的《临江仙》中的诗句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具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丰子恺自号“三湾先生”,寓居嘉兴杨柳湾,春晖中学教书时,在白马湖边动手建造“小杨柳屋”,对杨柳深入骨髓的喜爱可见一斑。杨柳枝轻拂,佛家清泥垢。世间杨柳,生性高洁,俯身报恩,忠于家庭,正是丰先生一生的真实写照。身化千千亿,他活成了佛家的一棵树。

2024-04-03 5 5 南湖晚报 content_199834.html 1 3 丰子恺画笔下的杨柳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