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版:快乐老年

她率领孩子摘下十朵“小梅花” 传承越剧文化不遗余力

  

  N晚报记者 王卫国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  

  5月5日下午,由嘉兴大学戏中缘越剧社历届社员奉献的大型越剧专场《五女拜寿》,在嘉兴大学梁林校区小剧场如期拉开序幕。今年是我国当代著名戏剧艺术家、越剧《五女拜寿》编剧顾锡东先生诞辰100周年,也是嘉兴大学戏中缘越剧社成立20周年,戏中缘越剧社为大家带来了这场视听盛宴。

  演出结束,来自各地的历届社员们,簇拥着一位精神矍铄、神采奕奕的老人,殷切的问候、热情的拥抱、感恩的泪水……这位老人名叫葛幼英,今年80岁,她曾是剧社的“灵魂”,担任艺术指导18年。

  

  从小与越剧结缘 踏上艰辛路

  

  越剧发源于绍兴嵊州,人们又把这一戏种称为“绍兴戏”。葛幼英的母亲是绍兴人,爱看爱哼越剧,葛幼英耳濡目染。

  1960年,15岁的葛幼英如愿以偿,考入了嘉兴市星火越剧团(嘉兴市越剧团的前身)。

  尽管母亲爱看爱听越剧,但自己的女儿今后真要以唱越剧为业,她觉得那是很不靠谱的。但小小年纪的葛幼英心意已决,义无反顾。

  事实证明,葛幼英这一路走来,艰辛又坎坷。

  “刚进入越剧团那几年,主要在《梁祝》和《梁红玉》两出戏中担任角色。”葛幼英记忆犹新。

  1969年,葛幼英演技日精,在剧团中担任花旦主角,然而十年浩劫,传统戏曲“靠边站”,越剧团解散了。

  没了剧团,她找到一家企业当了一名化验员。后来有段时期,她还到嘉兴火车站做过检票员。但即使如此,她依旧没忘自己的“心头好”,那时候企业里有支文艺宣传队,她是队长。

  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

  1979年,嘉兴市越剧团迎来了重新组建的好日子!葛幼英欣喜若狂,毫不犹豫告别了不错的工作岗位,重新回到了舞台。

  

  无奈告别舞台 精心培育“小鸽子”

  

  然而,好事多磨,世事难料。

  那是1984年冬,正当葛幼英的演艺生涯到达巅峰时,却因为一次意外事件画上了休止符。当时,她随团去江苏常熟演出,途中不慎在雪地上摔了一跤,导致膝关节部位的半月板碎裂。

  “我是唱花旦的呀,舞台上蹲、蹬、跪等一系列常规动作,全靠半月板,现在这块骨头没了,这些动作都做不了了,我与花旦角色告别了!”手术之后,葛幼英带着遗憾,与舞台依依惜别。但乐观的她,并没有就此放弃此生最爱,应邀调入秀城区(现南湖区)文化馆,成为一名戏曲辅导干部,从舞台上的名角,一夜之间成了幕后的园丁,她没有失落,而是怀着满腔热情上岗。

  但是,葛幼英的园丁之路也并不顺遂。

  那时候,年龄适合学唱越剧的青年人,愿意静下心来学戏的凤毛麟角。

  岁月蹉跎,不进则退。通过深入调研和考量,葛幼英向文化馆领导提出大胆建议,培养年轻人这条路一时走不通,那我们另辟蹊径,从娃娃抓起!

  文化馆领导采纳了葛幼英的建议:支持尝试!

  1992年,在葛幼英的努力下,嘉兴市第一支少儿戏曲队伍——小鸽子戏曲队诞生了。

  “刚开始是通过学校里面发动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招了40多个学生,但一个学期下来,孩子和家长都说不想学了。那时候是戏曲最低谷的时候,眼看着不少越剧专业演员都在转行,大家更倾向于发展孩子对西洋乐器的爱好,以后也有个体面的业余特长,因此,戏曲队就剩下了6个孩子。”

  难道真的无路可走了吗?难道越剧真的没有观众了吗?葛幼英不相信。

  她带着这6个孩子,从一个眼神、一个指法开始,倾囊传授她的一身技艺。“小孩子是最难教的,花的精力也超乎寻常,因为她们年纪太小,理解不了台词的全部含义,表演时眼神就不能到位,演出效果会大打折扣。”回想当年的情景,葛幼英还是不胜感慨。

  安排好孩子们文化学习的同时,一有机会,葛幼英就领着孩子们进部队、进学校、进企业去演出。除了化妆,孩子们演出的服装和行头,全都是她亲手做的。

  “那时是最艰苦的阶段,手都磨出血泡来了。但事实证明,越剧是‘百年老戏’,还是很受欢迎的!”葛幼英信心大增,随着戏曲队广受好评和欢迎,家长们也渐渐地开始领着孩子主动来报名了。

  葛幼英给自己设定了一个“小目标”:小鸽子戏曲队要摘取10朵“小梅花”。

  

  艰辛付出和坚持 换来丰硕成果

  

  据了解,“小梅花”是指“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”活动,该活动是由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办、全国各省市戏剧家协会协办的一项全国性、高规格的少儿戏曲艺术活动,创办于1997年,每年举办一届,代表了中国少儿戏曲的最高水平,被誉为戏曲艺术的“希望工程”。

  葛幼英介绍,活动参与的对象是14周岁以下少年儿童,目的在于培养广大少年儿童对祖国传统艺术的兴趣与爱好。活动内容包括京剧及昆曲演唱、地方戏曲演唱、戏曲技能表演、戏歌演唱、民乐演奏、集体节目表演(折子戏片段,戏歌、新编少儿戏曲剧目或戏曲课本剧)等。每年参加选拔的少年儿童总基数约1万名。

  凭着艰辛的付出和坚持,“小鸽子”们不负众望,频频摘取“小梅花”奖项。

  “面对国家级少儿戏曲最高奖,家长们对孩子学戏曲的看法改变了,队伍壮大了,好苗子自然更多了。”葛幼英兴奋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此后,学生一批一批地招进来,“小鸽子”也成了闻名遐迩的品牌。据了解,直到现在,还有当年的“小鸽子”学生在浙江小百花越剧院担任演员。

  转眼到了2000年,到了退休年龄,葛幼英被挽留返聘两年。

  2002年正式退休时,葛幼英觉得,“小梅花”已成功摘取了5朵,尽管已是成绩斐然,但离自己设定的目标还有一半的差距,不能放弃!她开始在家辅导孩子,全身心投入“冲奖”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2002年到2007年的“小梅花”活动中,“小鸽子”们又相继摘取了5个“小梅花”奖项!她终于实现了培养出10朵 “小梅花”的夙愿!

  

  退休生活忙碌 难舍艺术情怀

  

  “现在比上班还要忙,这不是矫情。我割舍不了对戏曲的那份情怀,今后还会一直忙下去,直到忙不动为止。”退休以后,带着对越剧的喜爱,葛幼英展示着最美的银晖风采。

  葛幼英担任了嘉兴老年大学越剧唱腔班、表演班的老师,从学谱学唱、咬字发声,到完整唱段、台步指法,再到身段举止、姿态表情,她都细致认真地进行教学。为了能让老年戏迷易学易懂,她还自己编排身段动作,配上音乐,探索更适合老年人的表演形式。

  嘉兴老年大学秀洲区分校亚都社区教学点开设了戏曲唱班,其中的越剧唱班有70多名学员,她是老师;嘉兴老年大学南湖区分校凤桥教学点,她为38名农民戏曲爱好者带去越剧表演唱腔课程;她担任嘉兴大学(原嘉兴学院)、嘉兴职业技术学院戏曲社指导老师,培养了一大批戏曲骨干……

  葛幼英迄今带过的学生,她自己都数不过来。偶有闲暇,她就会翻出那一大堆泛黄的旧照片、光盘、证书、服装,回忆她与学生在一起的时光。她觉得,这些就是她一生最珍贵的财富。

2024-05-15 5 5 南湖晚报 content_205030.html 1 3 她率领孩子摘下十朵“小梅花” 传承越剧文化不遗余力 /enpproperty-->